好男儿,只手可撑天——丁学博专访
发布时间: 2013-03-18 浏览次数: 429

 

 

    编者按:日前,天津团市委、市文明办、市教委、市学联联合下发文件,专项对我校医学人文学院丁学博等10名同学“感动校园—天津市大学生2012年度人物”进行表彰。同时号召全市大学生以获奖同学为榜样,刻苦学习、投身实践、大胆创新、服务社会,努力成长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在第一时间里,我校学生会宣传部的特派记者任林林对丁学博同学进行了采访,让大家一起走进他乐观坚强的精神园地吧。

 

    3月7日晚8点整,学博准时来到了大学生活动中心,在这里接受大家的采访。

    2011年7月,丁学博被确诊为骨肉瘤,经过了一次截肢手术,一次肺部手术和两次化疗后,他以惊人的毅力一次又一次地战胜病魔与厄运,用一只手继续书写着青春的不屈与骄傲。如今这位“独臂英雄”又回到了大家中间,继续完成他的学业与梦想,继续用乐观与倔强感染着大家。

    简短的先容后,大家征询学博是否可以现在开始采访,学博欣然同意,然后用一只手熟练的脱掉外套,轻快地坐下来,安静地开始等待大家的采访,憨厚的笑容一直挂在他的脸上。

 

 

    任:学博你好,你的事迹让津医师生为之感动和钦佩。我想大家最想知道的是,是怎样的信念引领你如此顽强的战斗到底的。

 

    丁:就是还想和大家在一起,一起学习一同生活,还有很多梦想在前方等着大家呢。说实话,当初被确诊骨肉瘤的时候,我感觉生命马上就要终结,我世界里的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慢慢的,亲人、朋友、同学都来到身边,与我一同回忆以前美好的事情,一起畅想以后美好的未来。渐渐的,我开始主动去发现身边的光与热,体味着亲情与友情的可贵。我就更加珍惜现在的一切,更加坚定要用绚烂的生命来回报爱我和我爱的人们,因为我知道在与命运角力的路上我并不孤独。

 

    任:我读过你生病时写的文字,你一直很乐观坚强,手术那天你写到:“10月17号,我21周岁的生日,最后一次照了全身相;最后一次用右手摸了篮球,最后一次用右手写了自己的名字。很多朋友陪着我,有你们在,我感觉不到恐惧,也没有绝望,我坚信,我一定能重新沐浴在希翼和阳光之下。”

    丁:是的,现在回想那段经历依然很感动。正是家人、朋友还有老师同学们的关爱,才让我有勇气与病魔面对面。大家都来到我身边陪着我、鼓励我、帮助我,让我从痛苦、绝望中走出来。还得感谢生活让我学会了坚强地面对一切。让我明白了,在苦难与绝望面前,只有勇敢面对,无所畏惧,大家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坚强,才有机会把命运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任:你特别还写到了,“最后一次用右手摸了篮球”。读了你的文章我想你肯定是个篮球迷。特别是,今天下午我刚好还看到你在操场上打篮球,从最后一次用右手触摸篮球,到第一次习惯用左手打球,中间有多长的时间。

 

    丁:将近一年吧,期间都没打过篮球。曾经觉得这个东西永远的离开自己了,后来看着朋友们打比赛实在是心里痒痒,便开始努力学着用左手打球。

 

    谈到篮球,学博的脸上明显多了几分兴奋的神色。“当然现在还在练习。”他笑着说道,“我防守特别好,以前就是,现在就要更向防守型后卫转型了,呵呵。”

 

    任:去年的篮球比赛,你所在的院系夺得了第一名,你觉得是否是你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鼓舞了他们?

 

    丁:当时我也在场,打赢最后一场比赛后大家把我围了起来,哭着说:“学博,这个冠军是为你夺得。”我哭了。真的那种感觉太美好了,尤其是想到前几个月还在病床上和死神作斗争,现在能和朋友们一起欢呼,一起流泪,这样的日子,这样的青春,还有什么理由随她溜走。不敢说是我激励了大家,但大家让我感到我依然是他们中的一员,依然是一起在战斗,这可能就是团队精神的力量吧。

 

    任:在截肢手术之后,你曾短暂的回到学校。但不久你又不得不接受了第二次的治疗,当时的你有没有再受打击后的消沉甚至绝望。

    丁:当时是发现了肺转移,所以又回医院进行手术和化疗。第二次我真的没有感到恐惧与绝望,一来是因为医学常识基础我会有心理准备,二来是我答应过大家,一定还要回来。要全力配合治疗,每一天都要乐观面对,精彩活好每一天就是我在二次治疗时的信念。

 

    任:在第二次住院期间,听说你还认识了不少朋友。

    丁:是啊,在一年多的日子里,我还帮助了很多病友。病友们都很相信我,会把想不通的事,难过的事告诉我,在骨软科有三分之一的病人是不超过30岁的青年,很多才十一二、十七八岁。大家都一样经历着病痛。老天给了大家这群孩子这样的考验,大家就要学会适应新的生活,互相取暖,一天天努力活着。隔壁病房里有个特别可爱的小女孩,11岁吧,因为骨肉瘤做了左腿的截肢手术,我化疗的时候每天都去看看她、陪她聊聊天,逗她笑。病房里还有个即将上大学的学生,他会一直问我大学里的事情,从他眼睛里就能知道他多么渴望能进入大学。我告诉他,别担心,你只要坚持学习和治疗就一定有机会步入大学校门。就这样,在互相鼓励与沟通中,大家挺过了治疗中身体和心理的几道坎,也是这些新朋友让我坚定了要重回校园的信心。

 

    任:在生死考验面前,你的坚定与乐观让人敬仰。可以和大家讲讲你的心路历程吗。

    丁:躺在病床上也曾一千一万遍的想到命运的不公,刚开始不理解,但经历过这一切才发现,真的是命运给予我的特殊关照,是一份额外的礼物。我现在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遇到了什么困难都会用现在这种乐观积极的态度去看待它,解决它。(笑)长远的看,这个经历说不定还真是非常美好呢。比起以前更多的迷茫和青涩,现在我会用更平和的心态去对待。想要做的事情就力所能及去做,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任:一定有特别想感谢的人吧。

    丁:最想感谢的也是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父母。然后还有所有支撑我走过来的朋友们,尤其是这所学校里的朋友们。也要感谢学校的领导,在我做手术前一天,张连云书记和候洁书记,还有人文学院的领导都去看我,嘱咐大夫一定要把我的手术做好,还给我加油打气。再有感谢的就是那些校园里我不认识的人却一直默默帮助我关注我的人,比如说你们吧。(笑)虽然我没机会向所有人说一声谢谢,但我真的很感激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还想在这个学校里多待几年,我现在正在努力保研,成功的话就又可以在学校待三年了。

 

    谈到这里学博眼中含泪,他真诚的说:“这所学校帮助我的真的很多,希翼能做更多的事来回报母校。”

    任:您的乐观和坚强让大家肃然起敬,非常谢谢您接受采访,祝福您今后能够更加乐观坚强的走下去,一切越来越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